新笔趣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正义的使命 > 第1807章 领县之行(上)
,最快更新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!

白晴在花都停留数日,想要去粤湾周边旅游景点玩一玩,晚几天回来。

自从回归家庭之后,白晴要么陪着父亲陆临松,要么围着孩子转,很少有时间游玩。

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想要借机放松心情,厉元朗岂能不同意,扫她的兴呢。

反正家里有春菊,还有保姆和家教,耽误不了清清和厉玄学习。

再说,厉元朗接到白晴电话时,人正在前往领县的路上,嘱咐妻子几句,就挂断手机。

不同以往视察,这次厉元朗点名去领县,直接略过华川市,车队风驰电掣,直奔领县而来。

原本在华川市委大楼迎候的市委书记赵超然,市长罗方兵,获悉厉元朗临时改道去领县的消息,不禁哑然吃惊。

早在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,赵超然就已经明白厉元朗此番来的意图,摆明是给杨自谦站台打气。

其实赵超然也不是有意想要针对杨自谦,只是心腹爱将李飘多次向他反映,杨自谦处处刁难,处处设置障碍,使得她这个代县长掣肘严重,不能发挥她的领导才干,更不能将她发展领县的雄心壮志,有效的施展出来。

考虑到李飘的头上还冠有“代理”二字,若是在代理期间,没有亮点,没有政绩。

即便市委施加压力,在领县代表大会上通过对李飘的县长任命,也难以服众。

将来工作时,难免出现政令不通,制约其影响力。

这是赵超然万万不可接受,哪怕杨自谦背后站着厉元朗,可他赵超然也不差,做到市委书记这一级别,谁还没有几个靠得住的关系呢。

因而,赵超然斗胆挑战杨自谦,是做给李飘看,也是给那些臣服于他的下属做样子。

敢于挑战省委副书记的前秘书,说明赵超然背后的庞然大物,比厉元朗要巨大,要坚实。

此时的赵超然闻听厉元朗给他下马威,并不慌乱,和罗方兵一商量,由他亲自率领市委一行人,驱车去追厉元朗的车队。

罗方兵则返回市政府,处理日常事务。

主要厉元朗属于党委口的领导,赵超然陪同更为合适。

这么一看,就知道正职和副职的区别了。

要是马明安来,赵超然和罗方兵需要全程陪同。

而厉元朗,只需两人分别陪着视察即可。

厉元朗这次来领县的官方名义,是调研领县党群工作开展情况,并考察省政府直属的两家矿业集团。

目的突出明确。

矿业集团在赵达主政时期,关系很糟糕。

杨自谦到任之后,拜访了他们,以诚恳和谦卑态度,希望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。

然而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这么深的隔阂,不是杨自谦一次两次陪着笑脸就能修复好的。

厉元朗视察两家矿业集团,从中能够起到粘合剂作用,将友谊之桥的裂缝粘在一起,不至于坍塌。

杨自谦了解厉元朗的脾气秉性,深知厉元朗不喜张扬。

在研究接待厉元朗的专门会议上,李飘曾经提议,动用小学生和鼓乐队,在领县高速路收费口,热烈欢迎厉元朗一行。

却被杨自谦断然否决。

哪怕李飘脸色难看,他也毫不留情。

这不等于没事找事么。

要是真搞这一套,厉元朗有可能连车都不下,直接返回省里。

拍马屁也要分人,别人可以,厉元朗肯定不行。

于是,杨自谦亲自部署,只有三台车,他和李飘以及相关人员,区区五个人,站在收费站旁边的路口等待。

没有鲜花,没有乐队,就像普通人接待客人一般,全程看不到任何隆重迹象。

杨自谦背着手站在最前面,迎着刺眼阳光,望向远方。

这边李飘接听完电话,收起手机走来,对杨自谦说:“杨书记,我刚刚接到市委赵书记电话,厉书记没去市里,车队直接奔我们领县来了。”

“赵书记正在赶来的路上。一会儿,我们能不能请厉书记到县委休息一下,顺便等一等赵书记。”

杨自谦自然懂得厉元朗的做派缘由,但厉元朗的调研只有一天时间,想要说服他有难度。

而赵超然的要求,他又不能不执行。

思索片刻,他说道:“厉书记行事风格果决,行不行的我不保证不了,只能试一试。”

李飘看了看杨自谦,释放出奇怪眼神,然后一扭身去旁边打电话回复了。

杨自谦不时看着手表,叫来办公室主任,询问厉书记还有多久到。

办公室主任说道:“刚才联系,说还有十公里,估计就快到了。”

杨自谦信步往前走了几步,双目再次注视收费出口。

大约又过去三分钟,他的视线里出现前导车身影。

打着双闪,后面中巴车稳稳跟随,通过早已放开的收费口,缓缓向杨自谦他们这边驶来。

杨自谦和李飘以及一干人等,站成一排,静候省委领导。

中巴车准确停在杨自谦面前,车门打开,厉元朗第一个走下车。

“厉书记,您好,欢迎您来领县指导工作。”杨自谦主动跨前一步,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厉元朗的右手,不停摇动。

厉元朗点了点头,旋即和李飘握手,并打量几眼。

李飘身穿白色半袖衬衫,黑色长裤,显得高挑匀称。

梳着齐耳短发,一副无边框眼镜,很有知性美。

长相中上等,不过笑起来一对酒窝,看着舒服。

和大家见了面,杨自谦小心翼翼征求厉元朗,是否先到县委坐一坐,喝点水稍事休息。

厉元朗摇了摇头,“不必了,我时间有限,按照既定行程,先去镁锌矿业集团,别让他们等久了,耽误工作。”

“是。”杨自谦答应着,眼角余光瞄了瞄李飘,意思说,你都看见了,该说的我都说了,赵书记若是怪罪下来,与我无关。

镁锌矿业集团,顾名思义,是专门从事提炼金属镁和锌的公司。

集团老总热情接待厉元朗一行,参观几个部门以及生产车间,了解工艺流程。

并在办公大楼内,向厉元朗做了汇报。

厉元朗在会上发表讲话,表扬镁锌集团立足当地资源,在推进全省经济发展的战略方面,做出的突出贡献。

勉励集团要再接再厉,主动迎合地方与企业相辅相成的互助协作以及团结友爱精神,高起点规划,高标准生产,高质量管理,夯实基础,发挥优势。为振兴全省经济大局,探索出新经验,创出新模式。

集团领导对厉元朗的讲话,做了认真表态。

表示今后要加强和领县县委、县政府联系,积极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等等。

座谈会结束后,时间已近中午。

因为拟定的行程中,没有招待厉元朗一行吃午饭的项目,所以集团领导客气目送厉元朗等人离开,并未提出挽留。

当车队离开镁锌集团,没开出多远,发现路边停着几辆轿车。

徐万东低声提醒厉元朗:“赵超然他们在车下面等着,我们用不用停下见一见?”

厉元朗摇了摇头,“不用,开过去,你回头告诉赵超然一声,跟着我们就行。”

赵超然原本做好厉元朗接见准备。

却不成想,厉元朗压根不给他机会,车队驶过他面前,没有停下的意思,大摇大摆的开走。

此时的赵超然,有种被人打脸的感觉。

脸颊火辣辣的,并且感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探他、注视着他。

好在徐万东的电话适时打来,告诉他跟着车队去县委。

午饭在县委招待所二楼餐厅,采取分餐制的自助方式。

以清淡可口为主,还有各种口味可提供。

赵超然虽然见到厉元朗本人,可厉元朗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,使他如坐针毡。

原有的底气,在这位厉副书记不怒自威的气场面前,变得特别不自信。

吃过饭,厉元朗没有单独见任何人,而是在房间里,准备休息。

这时,庄士平敲门进来,将工作手机递给他,交代说:“厉书记,马书记的电话,请您接听。”

马明安?他打电话来做什么?